Chinese

1118 Words May 12th, 2015 5 Pages
中國政治思想史
第六章 墨家的政治思想 思考及問題討論

報告題目:

一、孔子的尚「仁」思想不正是為救世嗎?為什麼墨子竟然將之也歸為亂源?墨子是否亂扣帽子?或者孔子在這方面真有問題?

二、很多人批評墨家的「兼愛」太過理想化,不如儒家的主張符合人性、實際可行,你認為呢?墨子又怎樣辯護自己的思想實際可行呢?

三、現代社會在政治、商業、文化,乃至於全球的激烈競爭,墨子的「兩利互惠」有甚麼好處?

四、有些仁鑑於現代社會的奢華而主張簡樸,甚至有所謂「清貧思想」,還因應著流行的環保意識,追求回歸自然的簡單。他們想法,跟墨家的主張有何異同?追求簡樸的目的又有何不同?

五、在傳統上,「賣身葬父」固然是悲劇,但又很矛盾的被謳歌為孝道,墨家怎麼看待這樣的事情?

班別:行政3B
學號:410172006
姓名:洪玉蟠

一、孔子的尚「仁」思想不正是為救世嗎?為什麼墨子竟然將之也歸為亂源?墨子是否亂扣帽子?或者孔子在這方面真有問題?

仁的概念,孔子以前就有,春秋以前人們一般把尊親敬長、愛及民眾,忠於君主和儀文美德都稱為仁,而孔子繼承了前人的觀念,並且把「仁」發展成為系統的仁說。孔子在《論語》中以仁貫穿全書,其涉及「仁」的概念思想甚至高達58段共105字,孔子把「仁」作為實踐中的指導原則。孔子的弟子樊遲問孔子什麼是仁,孔子問答說:"愛人",主要意義是善待他人。孔子的「仁」,涵義甚廣。《顏淵篇》記載顏淵、仲弓、司馬牛三人「問仁」,孔子有三種答案。

最直接的詮釋為:
子曰:「克己復禮為仁。
…show more content…
近之人,而不愛他人所致,如果竊盜者也愛著他的受害人,那他還會去偷他的東西、去傷害他嗎?我想答案是否定的。天下的紛亂源起就是不相愛,如果人們秉持著兼愛的原則,這些衝突與紛亂都可迎刃而解,《墨子》的兼愛篇下半篇就有所提:

若使天下兼相愛,愛人若愛其身,猶有不孝者乎?視父兄與君若其身,惡施不孝?猶有不慈者乎?視弟子與臣若其身,惡施不慈?故不孝不慈亡有。猶有盜賊乎?故視人之室若其室,誰竊?視人身若其身,誰賊?故盜賊亡有。猶有大夫之相亂家,諸侯之相攻國者乎?視人家若其家,誰亂?視人國若其國,誰攻?故大夫之相亂家,諸侯之相攻國者亡有。若使天下兼相愛,國與國不相攻,家與家不相亂,盜賊無有,君臣父子皆能孝慈,若此,則天下治。

故聖人以治天下為事者,惡得不禁惡而勸愛。故天下兼相愛則治,交相
惡則亂。故子墨子曰:「不可以不勸愛人者,此也。」

若世上每個人愛他人像愛著自己,將自身的愛無所保留的分享與他人,我相信世上所有的衝突都可以弭平,然而在儒家的別愛下,外人所得到的愛只是剩餘的零碎,這是墨家所不予置評。墨家提倡兼愛,唯有兼愛才得以跨出人們狹小的交際圈,將大愛分享給世上所有人,使世間真正的遠離紛亂,將純淨且真誠的愛深植於人心,不受物質影響、損害,天下得以兼相愛,則天下治,墨子所言我深感認同。

二、很多人批評墨家的「兼愛」太過理想化,不如儒家的主張符合人性、實際可行,你認為呢?墨子又怎樣辯護自己的思想實際可行呢?

《孟子.滕文公下》中寫道: 「聖王不作,諸侯放恣,處士橫議,楊朱、墨翟之言盈天下。天下之言,不歸楊,則歸墨。楊氏為我,是無君也;墨氏兼愛,是無父也。無父無君,是禽獸也。公明儀曰:『庖有肥肉,廄有肥馬,民有飢色,野有餓莩,此率獸而食人也。』楊墨之道不息,孔子之道不著,是邪說誣民,充塞仁義也。仁義充塞,則率獸食人,人將相食。吾為此懼,閑先聖之道,距楊墨,放淫辭,邪說者不得作。作於其心,害於其事;作於其事,害於其政。聖人復起,不易吾言矣。 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,周公兼夷狄驅猛獸而百姓寧,孔子成《春秋》而亂臣賊子懼。《詩》云:『戎狄是膺,荊舒是懲,則莫我敢承。』無父無君,是周公所膺也。我亦欲正人心,息邪說,距詖行,放淫辭,以承三聖者;豈好辯哉?予不得已也。能言距楊墨者,聖人之徒也。」

孟子對於墨家的兼愛思想予以嚴厲的批判,用字遣詞十分激烈,鮮明的表現出對於兼愛思想的排斥,「長幼之節,不可廢也,君臣之義如之何其廢之。」孟子站在倫理的角度犀利的評論墨家,認為墨子的兼愛之說為「無父」,而無父無君,不就與禽獸無異?倫理五常之於孟子是亙久不變的真理,因此在孟子眼中墨家無差別的愛根本是異端邪說,其反映如同中古時期的教廷面對太陽中心說時一般。孟子極力地辟楊墨,因為墨家思想可以說是為了打擊儒家思想而存在,墨家每個主張都在挑戰儒家地位,專挑儒家疲弱處下手,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,一發聲就令儒家難以招架,招招見血。孟子對於這個現象當然不樂見,因此在貶抑墨家這差事上孟子十分地熱衷,為了就是讓儒家思想得以在社會中保持主流地位,不會受墨家挑戰後就一蹶不振。

《莊子‧天下》中對於墨家的評價: 「不侈於後世,不靡於萬物,不暉於數度,以繩墨自矯,而備世之急,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。墨翟、禽滑釐聞其風而說之。為之大過,己之大循。作為《非樂》,命之曰《節用》,生不歌,死無服。墨子汎愛兼利而非鬥,其道不怒;又好學而博,不異,不與先王同,毀古之禮樂。

More about Chinese

Open Document